拍完《人民的名義》,侯勇吃火鍋都不得安靜,只因吃面戲太經典

來源:大鍋小娛
責任編輯:張小俊
字體:

反腐劇銷聲匿跡多年之后,再次出現在黃金檔,《人民的名義》一開局,收視率全國網破2,刷新了今年的首播收視紀錄。《人民的名義》里除了侯勇這位“配角”外,還有陸毅、張豐毅、吳剛、許亞軍、柯藍、張凱麗、高亞麟等一眾實力派演員。從題材到陣容,都是一部不容錯過的優質劇集。侯勇只出場兩集,卻用表演震撼人心。反腐劇銷聲匿跡多年之后,再次出現在黃金檔,《人民的名義》一開局,收視率全國網破2,刷新了今年的首播收視紀錄。隨后,該劇收視率在全國網和城市網上一直位居榜首,到第6集時,豆瓣14000多人評分,分數高達9.0,成為現象級口碑作品。這部沒有流量明星參演的反腐劇,如今已在各大論壇刷屏,最核心的原因是“尺度”:直接諷刺省委副書記級別的官場生態,反面角色最高級別至副國級,被業界稱為“史上尺度最大的反腐劇”。作為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牽頭出品的劇,《人民的名義》播出平臺卻不是央視,而是被湖南衛視以重金買下,3月28日開始在黃金檔播出。除了尺度大,這也是一部“戲骨滿地走”的劇:張豐毅、侯勇、吳剛、許亞軍、張志堅、柯藍、胡靜、張凱麗、高亞麟…一眾實力派演員飆戲,深有又讓男主演陸毅的演技被“炮灰”的危險。從第1集開始,《人民的名義》就派出了“演技派核武器”侯勇,他只有兩集戲份,拍了三四個通宵,用不到一個小時的出場,就把“小官巨貪”的角色演活了。劇中,侯勇扮演的貪官趙德漢是國家某部委某項目處處長,騎自行車上班,住筒子樓,在陳舊簡陋的家中吃炸醬面,每個月給鄉下老母親匯300元生活費;然而在另一處隱秘的豪宅,有一冰箱、一床、一整面墻的現金,總數超過2.3億元,他能準確地記到個位數,但一分錢都不敢花。日前,南方都市報專訪侯勇,聊一聊他教科書式的演技,以及對影視行業亂象的看法。南都記者余亞蓮實習生楊文波“只要導演叫我,演啥都愿意”很多人好奇,“江湖地位”頗高的侯勇,為什么會選擇在《人民的名義》中打醬油、演個一出場就GameOver的貪官?雖然這個醬油打得非常驚艷。南方都市報:這兩集結束后,后面還有你的戲份嗎?侯勇:我被抓起來后就沒了,只有兩集。因為是夜戲,大概拍了三四個通宵。南都:為什么要選擇這個戲份不多的角色?侯勇:原來李路導演讓我演一個比這個官兒大的角色,因為我檔期掰不開,就沒演成,欠了他一個人情。我跟導演認識將近20年了,他說讓我來幫個忙,演個小角色,我說你讓我演啥都行。所以我聽說是演趙德漢時也很驚訝,但大話已經說出去了,只好硬著頭皮上。李路導演有他獨特的想法,要打破觀眾的審美定式。其實我也有新鮮感,因為沒演過(反派)。拍攝過程中,我整個人處于一種創作狀態,出現了跟以往不一樣的感覺,跟其他臉譜化的反派不太一樣。有人物原型,但要遠離原型7個細節,不到兩集的戲份,能立起來一個人物,豐滿地呈現一位“小官巨貪”,三個層次抽絲剝繭的演繹,甚至還有留白,讓觀眾開始想象這位“不敢花一分贓款”的奇葩貪官,究竟有怎樣的心路歷程。南都:很多網友評價你演得很動人,甚至很同情這個人物。侯勇:一個人的貪腐行為有他的理由,有社會滋生腐敗的平臺和土壤。我們來想象這個人物,他通過自己努力從農村考上大學,剛開始走上工作崗位時他不一定是這樣的人。但后來環境到了那一步,甚至他如果不貪,就可能會“危害”整體利益,他是被裹挾到漩渦里了,做了一開始不想也不敢做的事。久而久之就成這樣了。中國老話講,“手莫伸,伸手必被捉”,還有“做賊心虛”。首先,趙德漢是有是非觀的,他知道這不是一個好事,見不得人,只是上了道就下不來了,久而久之就形成慣性。人物在戲里的狀態,需要演員的二次創作,因為劇本里不會寫“一下車就腿軟”,“打開冰箱瞬間就崩潰了”,他心里知道冰箱里都是錢嘛,知道最高檢掌握的線索是確鑿的,所以肯定腿軟。南都:趙德漢這個角色有原型,是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他平時低調樸素,受賄2個多億,鈔票數量之多把點鈔機都燒壞了。侯勇:我知道有這個原型,但有原型還要遠離原型。我不能說我演的就是那個人。比如我們戲里叫漢東省,不然觀眾容易對號入座,所以要虛實結合。“小鮮肉沒錯,從業者的審美和思想判斷出了問題”《人民的名義》里戲骨滿地跑,視帝影帝齊齊飆戲,飾演男主角的陸毅,面對侯勇、張豐毅、吳剛、張志堅、高亞麟等等,自然有壓力。有網友認為,在前幾集中陸毅沒有跟上“老戲骨”們的演技,對此侯勇替陸毅叫冤。南都:有人開玩笑,看你和陸毅對戲,感覺你演正劇,他演偶像劇。侯勇:這對啊,陸毅這么帥,只有讓我去接地氣,才能表現出他的養眼。南都:這部劇老戲骨很多,包括你的出場都讓人驚艷,有人覺得陸毅沒能跟上你們的演技,你怎么看這種評價?侯勇:我也演過男一號,演過正面人物,正面人物施展的空間本身就比反派要窄一些,這么比較不公平。事實上,一些有瑕疵的不完美角色,發揮空間會更大。大家不要冤枉陸毅,他的這個角色也很精彩。前幾集可能會“正不壓邪”,但后面問題會一個個解決。南都:也就是說,前幾集“小官大貪”的現象,戲眼在反派人物身上。侯勇:如果一開始就把這些有瑕疵的反面角色說得不行了,那不就顯示不出他(男一號)作為檢察官的能力了嗎?“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當下的影視圈,IP當道;流量明星為番位爭得不可開交;一線明星隨便拍拍戲就能掙幾千萬…對于當下的行業亂象,侯勇怎么看?南都:你的細節表演,諸如剝蒜瓣吃面、下車腿軟、在冰箱面前崩潰,很動人。你是怎么揣摩人物的?侯勇:我就是正常的創作角色的過程。可能這幾年我們的影視劇被帶到了歪路上,包括玄幻劇、流量擔當劇,藝術創作進入了一個不太正常的方向,(所以)像我們這個年齡的演員,這兩年很多戲都不愿演。南都:是不能接受玄幻或比較飄忽的劇本嗎?侯勇:有一些劇本故事在我這,我過不了。電視劇應該是文藝作品,而不是小兒科的東西,要我低頭演這樣一些角色,我覺得掙這個錢我有點丟人。我將近50歲了,如果我20多歲為生活所迫,可以做這個事情,但我還是要對得起自己這份從業良心。簡單來說,我怕丟人。也許年輕朋友會說我有點古板,但老演員跟我們講過“傳承”,往前數,10年和100年前的創作都是同出一轍的,為什么在短短三五年之內在創作思潮上出現這么大的變化?南都:并不是所有的仙俠劇、大IP都是垃圾,也有好的,有精品。侯勇:對,不可能一概而論。比如接一個戲,我演主人公的父親,這個角色的功能是什么?有沒有獨立人格?人格上和戲格都不能降低。南都:也就是說,只要劇本好,戲份再少你也愿意出演?侯勇:對,你看我演趙德漢,也就二三十場戲,拍得也挺辛苦,下午四五點化妝,一直拍到第二天早上6點,十二三個小時,連著拍3天,但我沒有白辛苦。南都:現在很多年輕明星會爭番位,劇方被迫擺出各種奇怪的演員表,出現各種鬧劇。侯勇:這很無聊。我演了這么多年男主角和配角,但用行話講,“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這句話的前提條件是,你是演員,不是明星。明星,追求的是NO.1.我們這一輩演員可以不演戲,也敢不演戲,我曾3年沒演戲。那么,這些爭番位的明星,敢停3年5年,等到30歲時再出來演戲嗎?再比如說微博,我跟朋友講,粉絲到了10萬了,可不可以讓后臺給我打下來。為什么?作為一個演員,要學會藏,演員永遠要躲在角色背后。這句話被一些老藝術家認可,但也被很多人唾棄,說我是傻子,干演員不就是為了出名嗎?可我做演員最大的享受就是,我走在路上,大家看到我,想到的是我劇中的角色、叫出的是我劇中的名字,這就是演員莫大的幸福。有時我跟一些明星參加活動,很多人并不認識他,但他戴帽子、戴墨鏡,身邊四五個人圍著,大家一看,哎這不是明星嗎?一問誰啊?不知道。生活中演明星的明星太多。南都:彈幕說:“侯勇演技吊打一眾鮮肉,應該讓當紅明星來e68a84e8a2ade79fa5e9819331333363366233看看什么叫真正演員!你覺得什么叫真正的演員?侯勇:其實我的出現,代表的是一幫演員的狀態。影視圈不乏好演員,只是一些影視劇和媒體,只關注了流量啊、小鮮肉啊。確實有年輕的偶像劇演員,帶來了流量。那么,觀眾在關注明星的同時,關不關注他要表達的角色?文藝作品有引領的職責,老去迎合觀眾是走不長遠的,比如《人民的名義》可以引領大家的人生觀、價值觀,起碼它有這個魄力。我在彈幕上看到一些90后、95后也在關注這個劇,這個路數是對的。小鮮肉們沒有過錯,是我們從業者的審美和思想判斷出了問題。南都:很多明星一部戲能掙幾千萬,但業務水平并沒有達到這個程度。你會不會覺得有落差?侯勇:這是很可怕的事,演員的成就在于什么?如果一個演員有20億的資產,我覺得這是對演員的侮辱。現在衡量演員,都在衡量他的收入,那要企業家干嗎?當下的一個怪現象是,企業家像明星,明星像企業家。非常可怕。我們在很多媒體面前都不敢說,怕人家說“你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其實不是,我們有點收入就夠了,我有積累,如果我想掙錢,每年閉著眼睛拍戲,能掙很多酬金,那我為啥要停兩三年?我們的做法、擔憂,如果能給現在的這些演員、這個市場有一些啟示,那我們就沒有白做。南都:用錢來衡量,是社會價值觀的扭曲。侯勇:現在這個社會對演員的回報不差,我所從事的這個職業,讓我養家糊口、衣食住行,沒問題。一個清潔工,一個月可能只有四五千元,我可能有他十幾二十倍,夠了,為啥要接著追求呢?買了大房子還想買直升飛機,沒有盡頭。這個比喻在各個行業都適用。這是一個怪圈。“我們覺得不能拍,觀眾也覺得不能拍,這不就是皇帝的新裝?《人民的名義》在豆瓣獲得9.0分,是今年國產劇的最高分,一個很大的原因是直面現實。比如副市長要在部委一個處長面前站兩小時,抓人時省委副書記還要開個會,各路官員有各自的小算盤等等,把官場中的小九九、政治貪腐、酒桌文化,赤裸直白地表現出來。尺度之大,讓很多觀眾驚嘆,這樣都可以?這個尺度真的沒問題?很多人將該劇的成功,歸功于它的出品方之一是最高檢影視中心。南都:《人民的名義》為什么可以這么大尺度?侯勇:..www.agwlun.tw防采集請勿采集本網。

侯勇、王勁松、倪大紅等老戲骨現狀:只能憑熱劇博一時版面!

其實《人民的名義》的故事,是從老戲骨侯勇飾演的“小官巨貪”趙德漢開始。在劇中,這位國家部委項目處處長趙德漢吃著炸醬面,每月給母親300元生活費,過著普通

在很多年以前,內地演員的片酬,是港臺演員的零頭,而如今這一切,早已得到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可是,對于當年的年輕演員、如今的老戲骨來說,內地演藝圈蓬勃發展所帶來的利益,其實和他們并沒有多大的關系,在很多影視劇中,盡管他們的演技閃耀著鉆石般的光芒,可他們的片酬卻只是流量明星的零頭。

《人民的名義》開篇的第一個大案,是由陸毅飾演的最高檢反貪局偵查處處長侯亮平依法突擊搜查侯勇扮演的國家部委某司項目處處長趙德漢家。在簡陋的機關房改

6月13日,在剛剛下線的熱劇《破冰行動》中,出演一號反派的老戲骨王勁松,于某電視節論壇上的發言,觸動了很多人,他對如今演藝圈里年輕演員的不專業提出了質疑,那一句“什么時候演員成了一個背臺詞都要被表揚的職業了?背臺詞是你上戰場的那支搶,你能告訴我說你到了戰壕里沒拿槍嗎?你多不要臉啊?”可謂振聾發聵、發人深省。

《人民的名義》絕大部分都是在南京取景的,比如:南京體育大學、南京監獄、南京檢察院、南京東南大學、南京三江學院。導演李路也說,之所以選擇南京是因為“

王勁松老師的話,雖然字字見血,痛心疾首的揭露了演藝圈的弊端,但可以想象,等過一段時間,他本人和他的話,就會被人給忘記了,因為針對如今演藝圈年輕演員不專業的弊端,還有很多老戲骨都曾站出來質疑過,其中就包括公認的演技之神陳道明,但在他們的話講完之后,弊端依然沒有改變。

娛樂圈中有很多老牛吃嫩草的演員,其中有一位演員參演過《人民的名義》,他就是侯勇。其在《人民的名義》里出演了一位十分貪婪的趙處長,因此又火了一把。侯勇出生在江蘇

那么,為什么都已經認識到了這個弊端,還要任其發展呢?答案很簡單,因為商業利益的驅使。如今的很多影視作品,選男女主演時的標準,只有一條,他們可以沒有演技,可以沒有臺詞功底,甚至可以待在攝影棚里,去避免片場的那些風吹雨打,但他們必須要有流量,有了流量就能擁有一切,沒有流量哪怕你演技再好也不會用你。

無期徒刑。 《人民的名義》是由李路執導、周梅森編劇的當代檢察反腐題材電視劇,由陸毅、張豐毅、吳剛、許亞軍、張志堅、柯藍、胡靜、張凱麗、趙子琪、白志

所以,在如今的演藝圈,像侯勇、倪大紅、王勁松等老戲骨,他們的現狀是只能憑熱劇博一時版面。拿王勁松老師來說,因為熱劇《破冰行動》才剛剛下線,所以他還能借著這股熱度在那慷慨激昂,等這個熱度一過,他定然會再度沉寂,這一點已經在倪大紅、侯勇等老戲骨身上驗證過了。之前,在熱劇《都挺好》開播階段以及剛下線不久那會兒,倪大紅老師就頻頻出現在各大新聞里,可最近的他一點消息都沒有。

再來說一說在熱劇《人民的名義》中的老戲骨侯勇老師,比起王勁松在《破冰》中飾演的一號反派,和倪大紅在《都挺好》中飾演的男主來,侯勇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打醬油,因為他在《人民》里只出現了兩集,可就是這樣一個醬油角色,卻給無數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毫不夸張的說,侯勇飾演的“趙德漢”,一開場就驚艷了觀眾。

和其他老戲骨一樣,在《人民》開播階段以及剛下線不久的那會兒,侯勇老師也是頻頻登上各類新聞。在拍完《人民的名義》后,侯勇吃火鍋都不得安靜,只因他的那場吃面戲太經典。那一次,侯勇在社交平臺上曬出了吃火鍋的畫面,然而不一會兒,下面的評論區就出現了無數有才之人給他配的“臺詞”,清一色都是模仿當時在劇中他和陸毅對戲時的臺詞,其中“窮怕了”三個字,點出了其中的精髓所在。

可是后來熱度一過,侯勇便也沉寂了下來,其實這樣的老戲骨,真應該多多出演一些作品。在那場“吃面戲”中,侯勇扮演的“趙德漢”坐在家里吃面,面對侯亮平的突然闖入和提問,他從鎮定自若到閃過一絲驚慌,全都通過“吃面”展現了出來。毫不夸張的說,侯勇的演技,都在“面”里了,他的演技仿佛給觀眾一種武俠小說里“四十歲后草木皆兵”的味道。

后來有人透露,別看侯勇在那場“吃面”戲里吃的津津有味,其實那是沒有鹽沒有味精的光面,而且拍戲過程中他還吃了好幾碗,足可見老戲骨演技之精湛,藝德之敬業。侯勇在《人民的名義》中主要有三場戲,“吃面”只是第一場。在第二場位于辦公室里的戲里,侯勇將內心從假裝鎮定到崩潰的變化,全都展現在了他的神情和動作上了;還有第三場被檢察人員扶著下車,腿軟進別墅的那一幕,堪稱教科書般的示范。

拍完《人民的名義》,侯勇吃火鍋都不得安靜,只因吃面戲太經典!請注意:本文為編輯制作專題提供的資訊,頁面顯示的時間僅為生成靜態頁面時間而非具體內容事件發生的時間,由此給您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

反腐劇銷聲匿跡多年之后,再次出現在黃金檔,《人民的名義》一開局,收視率全國網破2,刷新了今年的首播收視紀錄。《人民的名義》里除了侯勇這位“配角”外,還有陸毅、張豐毅、吳剛、許亞軍、柯藍、張凱麗、高亞麟等一眾實力派演員。從題材到陣容,都是一部不容錯過的優質劇集。侯勇只出場兩集,卻用表演震撼人心。反腐劇銷聲匿跡多年之后,再次出現在黃金檔,《人民的名義》一開局,收視率全國網破2,刷新了今年的首播收視紀錄。隨后,該劇收視率在全國網和城市網上一直位居榜首,到第6集時,豆瓣14000多人評分,分數高達90,成為現象級口碑作品。這部沒有流量明星參演的反腐劇,如今已在各大論壇刷屏,最核心的原因是“尺度”:直接諷刺省委副書記級別的官場生態,反面角色最高級別至副國級,被業界稱為“史上尺度最大的反腐劇”。作為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牽頭出品的劇,《人民的名義》播出平臺卻不是央視,而是被湖南衛視以重金買下,3月28日開始在黃金檔播出。除了尺度大,這也是一部“戲骨滿地走”的劇:張豐毅、侯勇、吳剛、許亞軍、張志堅、柯藍、胡靜、張凱麗、高亞麟…一眾實力派演員飆戲,深有又讓男主演陸毅的演技被“炮灰”的危險。從第1集開始,《人民的名義》就派出了“演技派核武器”侯勇,他只有兩集戲份,拍了三四個通宵,用不到一個小時的出場,就把“小官巨貪”的角色演活了。劇中,侯勇扮演的貪官趙德漢是國家某部委某項目處處長,騎自行車上班,住筒子樓,在陳舊簡陋的家中吃炸醬面,每個月給鄉下老母親匯300元生活費;然而在另一處隱秘的豪宅,有一冰箱、一床、一整面墻的現金,總數超過2.3億元,他能準確地記到個位數,但一分錢都不敢花。日前,南方都市報專訪侯勇,聊一聊他教科書式的演技,以及對影視行業亂象的看法。南都記者余亞蓮實習生楊文波“只要導演叫我,演啥都愿意”很多人好奇,“江湖地位”頗高的侯勇,為什么會選擇在《人民的名義》中打醬油、演個一出場就Game Over的貪官?雖然這個醬油打得非常驚艷。南方都市報:這兩集結束后,后面還有你的戲份嗎?侯勇:我被抓起來后就沒了,只有兩集。因為是夜戲,大概拍了三四個通宵。南都:為什么要選擇這個戲份不多的角色?侯勇:原來李路導演讓我演一個比這個官兒大的角色,因為我檔期掰不開,就沒演成,欠了他一個人情。我跟導演認識將近20年了,他說讓我來幫個忙,演個小角色,我說你讓我演啥都行。所以我聽說是演趙德漢時也很驚訝,但大話已經說出去了,只好硬著頭皮上。李路導演有他獨特的想法,要打破觀眾的審美定式。其實我也有新鮮感,因為沒演過(反派)。拍攝過程中,我整個人處于一種創作狀態,出現了跟以往不一樣的感覺,跟其他臉譜化的反派不太一樣。有人物原型,但要遠離原型7個細節,不到兩集的戲份,能立起來一個人物,豐滿地呈現一位“小官巨貪”,三個層次抽絲剝繭的演繹,甚至還有留白,讓觀眾開始想象這位“不敢花一分贓款”的奇葩貪官,究竟有怎樣的心路歷程。南都:很多網友評價你演得很動人,甚至很同情這個人物。侯勇:一個人的貪腐行為有他的理由,有社會滋生腐敗的平臺和土壤。我們來想象這個人物,他通過自己努力從農村考上大學,剛開始走上工作崗位時他不一定是這樣的人。但后來環境到了那一步,甚至他如果不貪,就可能會“危害”整體利益,他是被裹挾到漩渦里了,做了一開始不想也不敢做的事。久而久之就成這樣了。中國老話講,“手莫伸,伸手必被捉”,還有“做賊心虛”。首先,趙德漢是有是非觀的,他知道這不是一個好事,見不得人,只是上了道就下不來了,久而久之就形成慣性。人物在戲里的狀態,需要演員的二次創作,因為劇本里不會寫“一下車就腿軟”,“打開冰箱瞬間就崩潰了”,他心里知道冰箱里都是錢嘛,知道最高檢掌握的線索是確鑿的,所以肯定腿軟。南都:趙德漢這個角色有原型,是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他平時低調樸素,受賄2個多億,鈔票數量之多把點鈔機都燒壞了。侯勇:我知道有這個原型,但有原型還要遠離原型。我不能說我演的就是那個人。比如我們戲里叫漢東省,不然觀眾容易對號入座,所以要虛實結合。“小鮮肉沒錯,從業者的審美和思想判斷出了問題”《人民的名義》里戲骨滿地跑,視帝影帝齊齊飆戲,飾演男主角的陸毅,面對侯勇、張豐毅、吳剛、張志堅、高亞麟等等,自然有壓力。有網友認為,在前幾集中陸毅沒有跟上“老戲骨”們的演技,對此侯勇替陸毅叫冤。南都:有人開玩笑,看你和陸毅對戲,感覺你演正劇,他演偶像劇。侯勇:這對啊,陸毅這么帥,只有讓我去接地氣,才能表現出他的養眼。南都:這部劇老戲骨很多,包括你的出場都讓人驚艷,有人覺得陸毅沒能跟上你們的演技,你怎么看這種評價?侯勇:我也演過男一號,演過正面人物,正面人物施展的空間本身就比反派要窄一些,這么比較不公平。事實上,一些有瑕疵的不完美角色,發揮空間會更大。大家不要冤枉陸毅,他的這個角色也很精彩。前幾集可能會“正不壓邪”,但后面問題會一個個解決。南都:也就是說,前幾集“小官大貪”的現象,戲眼在反派人物身上。侯勇:如果一開始就把這些有瑕疵的反面角色說得不行了,那不就顯示不出他(男一號)作為檢察官的能力了嗎?“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當下的影視圈,IP當道;流量明星為番位爭得不可開交;一線明星隨便拍拍戲就能掙幾千萬…對于當下的行業亂象,侯勇怎么看?南都:你的細節表演,諸如剝蒜瓣吃面、下車腿軟、在冰箱面前崩潰,很動人。你是怎么揣摩人物的?侯勇:我就是正常的創作角色的過程。可能這幾年我們的影視劇被帶到了歪路上,包括玄幻劇、流量擔當劇,藝術創作進入了一個不太正常的方向,(所以)像我們這個年齡的演員,這兩年很多戲都不愿演。南都:是不能接受玄幻或比較飄忽的劇本嗎?侯勇:有一些劇本故事在我這,我過不了。電視劇應該是文藝作品,而不是小兒科的東西,要我低頭演這樣一些角色,我覺得掙這個錢我有點丟人。我將近50歲了,如果我20多歲為生活所迫,可以做這個事情,但我還是要對得起自己這份從業良心。簡單來說,我怕丟人。也許年輕朋友會說我有點古板,但老演員跟我們講過“傳承”,往前數,10年和100年前的創作都是同出一轍的,為什么在短短三五年之內在創作思潮上出現這么大的變化?南都:并不是所有的仙俠劇、大IP都是垃圾,也有好的,有精品。侯勇:對,不可能一概而論。比如接一個戲,我演主人公的父親,這個角色的功能是什么?有沒有獨立人格?人格上和戲格都不能降低。南都:也就是說,只要劇本好,戲份再少你也愿意出演?侯勇:對,你看我演趙德漢,也就二三十場戲,拍得也挺辛苦,下午四五點化妝,一直拍到第二天早上6點,十二三個小時,連著拍3天,但我沒有白辛苦。南都:現在很多年輕明星會爭番位,劇方被迫擺出各種奇怪的演員表,出現各種鬧劇。侯勇:這很無聊。我演了這么多年男主角和配角,但用行話講,“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這句話的前提條件是,你是演員,不是明星。明星,追求的是N O.1.我們這一輩演員可以不演戲,也敢不演戲,我曾3年沒演戲。那么,這些爭番位的明星,敢停3年5年,等到30歲時再出來演戲嗎?再比如說微博,我跟朋友講,粉絲到了10萬了,可不可以讓后臺給我打下來。為什么?作為一個演員,要學會藏,演員永遠要躲在角色背后。這句話被一些老藝術家認可,但也被很多人唾棄,說我是傻子,干演員不就是為了出名嗎?可我做演員最大的享受就是,我走在路上,大家看到我,想到的是我劇中的角色、叫出的是我劇中的名字,這就是演員莫大的幸福。有時我跟一些明星參加活動,很多人并不認識他,但他戴帽子、戴墨鏡,身邊四五個人圍著,大家一看,哎這不是明星嗎?一問誰啊?不知道。生活中演明星的明星太多。南都:彈幕說:“侯勇演技吊打一眾鮮肉,應該讓當紅明星來看看什么叫真正演員!你覺得什么叫真正的演員?侯勇:其實我的出現,代表的是一幫演員的狀態。影視圈不乏好演員,只是一些影視劇和媒體,只關注了流量啊、小鮮肉啊。確實有年輕的偶像劇演員,帶來了流量。那么,觀眾在關注明星的同時,關不關注他要表達的角色?文藝作品有引領的職責,老去迎合觀眾是走不長遠的,比如《人民的名義》可以引領大家的人生觀、價值觀,起碼它有這個魄力。我在彈幕上看到一些90后、95后也在關注這個劇,這個路數是對的。小鮮肉們沒有過錯,是我們從業者的審美和思想判斷出了問題。南都:很多明星一部戲能掙幾千萬,但業務水平并沒有達到這個程度。你會不會覺得有落差?侯勇:這是很可怕的事,演員的成就在于什么?如果一個演員有20億的資產,我覺得這是對演員的侮辱。現在衡量演員,都在衡量他的收入,那要企業家干嗎?當下的一個怪現象是,企業家像明星,明星像企業家。非常可怕。我們在很多媒體面前都不敢說,怕人家說“你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其實不是,我們有點收入就夠了,我有積累,如果我想掙錢,每年閉著眼睛拍戲,能掙很多酬金,那我為啥要停兩三年?我們的做法、擔憂,如果能給現在的這些演員、這個市場有一些啟示,那我們就沒有白做。南都:用錢來衡量,是社會價值觀的扭曲。侯勇:現在這個社會對演員的回報不差,我所從事的這個職業,讓我養家糊口、衣食住行,沒問題。一個清潔工,一個月可能只有四五千元,我可能有他十幾二十倍,夠了,為啥要接著追求呢?買了大房子還想買直升飛機,沒有盡頭。這個比喻在各個行業都適用。這是一個怪圈。“我們覺得不能拍,觀眾也覺得不能拍,這不就是皇帝的新裝?《人民的名義》在豆瓣獲得9.0分,是今年國產劇的最高分,一個很大的原因是直面現實。比如副市長要在部委一個處長面前站兩小時,抓人時省委副書記還要開個會,各路官員有各自的小算盤等等,把官場中的小九九、政治貪腐、酒桌文化,赤裸直白地表現出來。尺度之大,讓很多觀眾驚嘆,這樣都可以?這個尺度真的沒問題?很多人將該劇的成功,歸功于它的出品方之一是最高檢影視中心。南都:《人民的名義》為什么可以這么大尺度?侯勇:這牽扯到創作者的決心。國家有決心,執法..內容來自www.agwlun.tw請勿采集。

為您準備的好內容:

www.agwlun.tw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2248/22488527.html report 13070 侯勇、王勁松、倪大紅等老戲骨現狀:只能憑熱劇博一時版面!在很多年以前,內地演員的片酬,是港臺演員的零頭,而如今這一切,早已得到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可是,對于當年的年輕演員、如今的老戲骨來說,內地演藝圈蓬勃發展所帶來的利益,其實和他們并沒有多大的關系,在很多影視劇中,盡管他們的演技閃耀著鉆石般的光芒,可他們的片酬卻只是流量明星的零頭。6月13日,在剛剛下線的熱劇《破冰行動》中,出演一號反派的老戲骨王勁松,于某電視節論壇上的發言,觸動了很多人,他對如今演藝圈里年輕演員的不專業提出了質疑,那一句“什么時候演員成了
最近關注
首頁推薦
熱門圖片
最新添加資訊
24小時熱門資訊
精彩資訊
精彩推薦
熱點推薦
真視界
精彩圖片
社區精粹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手機版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戲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004436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1102號
500w篮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