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一顆土豆:中國草根導演往事

來源:酒夢侃娛    2019/11/21 13:14:53
責任編輯:王強
字體:

曾經有一個年代,所有的視頻門戶網站上都有一個“微電影”頻道。就連全國各地的婚慶公司,都開始推出私人訂制微電影業務。出身草根的年輕導演們,也喜歡把拍微電影作為入行的第一道門檻。

短短幾年過去,似乎再沒人說起微電影。年輕人在餐桌上拿起手機觀看的,都是15秒到一分鐘的短視頻。短視頻輕松、娛樂,且下飯。生活已經如此的艱難,人們再也沒有更多的時間用來深刻。

某短視頻平臺在全網發起原創影像大賽,試圖重新喚起網友們的原創力量,但頒獎典禮上,獲獎的幾乎全是狗血段子劇。

在搬運段子的時代,中國原創影像,似乎也迎來了至暗時刻。

而那些曾經創造輝煌的創作者們,如今去哪里了呢?

本文略長,建議用好微信浮窗。

2004年夏天,湖南工業大學多媒體信息專業的大二學生盧正雨干了一件瘋狂的事情。他和幾個同學,用一個內存卡只有64M、每次只能拍5分鐘素材的數碼相機,把電影《無間道》完整翻拍了一遍。

這里的翻拍,是指真正意義上的翻拍:除了場景和運鏡顯得粗糙稚嫩之外,每個鏡頭和機位都跟原作絲毫不差。在當時的數碼玩家眼里,這是一個瘋子的行為。

< 數碼相機影片《無間》拍攝現場 >

盧正雨把他的《無間》上傳到了“三杯水DV文化網”上,片子迅速在各大高校的BBS論壇上傳播,引發了大量網友追捧,還被新浪網稱為是“史上最強翻拍”。

“三杯水”是中國第一個專注于DV文化分享交流的網站。很多熱愛拍短片的大學生把自己的作品放到“三杯水”上,供網友下載觀看。

2004年的中文互聯網,尚無視頻門戶網站這個概念。隨著技術的提升,中國寬帶用戶突破千萬,P2P軟件和下載電影、MP3的資源分享網站紛紛出現。當時的盧正雨并不知道,互聯網大潮正挾裹著無數機會而來。

在2004年的中國,只有少數人看到了這樣的機會。

這一年,貝塔斯曼書友會中國區總裁王微已經在外企按部就班當了三年社會精英,過著別人眼中的理想生活。但他覺得,當下的生活沒勁透了。

2004年10月,王微和他的荷蘭籍好友馬克·范德齊斯去上海郊外打高爾夫。回來的路上,馬克問王微:“你聽過Podcast(播客)嗎?”

馬克打開電腦,讓王微看自己訂閱的頻道。

2004年7月,美國MTV電視臺主持人亞當·庫里創辦了全世界第一個網絡播客頻道:Daily Source Code。兩個星期前,他和軟件工程師戴維·溫特將RSS(簡易信息聚合)與聲訊結合起來,開發了一個名叫ipodder的小軟件。

通過ipodder,用戶可以訂閱互聯網上的音頻,將最新廣播下載到iPod上,以便在任何時候收聽。這種形式迅速在互聯網上小范圍地流行起來,馬克也是訂閱用戶之一。

王微被這種新鮮的訂閱形式吸引,此后兩個多月一直對此念念不忘。他意識到,在互聯網上,每一個播客都是一個聽眾,每一個聽眾也可以是一個播客。

“如果你得了這種病:因為某個想法而整夜無法入眠,吃飯的時候會錯把餐叉放進杯子而非盤子里,像只激動的鸚鵡一樣對愿意聽你想法的人喋喋不休,抑或是你已守護一個秘密太久,無法再隱瞞。那么,這就是最佳時機。時機由你的內心決定。”

很快,王微向馬克提議:咱們在中國也開發這個東西吧。

< 王微 >

最初他們只是想做一個類似于ipodder的中文版,但很快王微發現,ipodder只是訂閱工具,內容源仍然來自網站服務器,而普通用戶不可能自己建一個網站。于是他想到,可以結合照片分享網站Flickr的模式,打造一個視頻流媒體分享網站。

在當時,這還是一個突破性的概念,日后引領風騷的YouTube此時還沒有創立。而要等到一年以后,蘋果CEO喬布斯才看到播客這一概念的可行性,并把播客目錄(Podcast Directory) 加入到具有劃時代意義的iTunes4.9版本中。

冬天結束的時候,王微離開了貝塔斯曼。他找了五個愿意接受每月100美元薪酬的大學生,在上海體育館附近的一個小區租了一套3房1廳的民房,開始了創業生涯。

王微說,那感覺就像是赤身裸體拿了根竹矛,舉著個誰也不認識的小旗,沖進割據混戰的五代十國戰場。

夢想這東西,雖然遙遠而虛幻,但永遠都擁有無限魅力,吸引著一波又一波的年輕人只身前往。

2004年的四川成都,24歲的華西醫科大學畢業生楊宇(《哪吒之魔童降世》導演)也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

高中考大學的時候,楊宇曾經仔細規劃過未來。反復衡量之后,他覺得大學畢業后首要任務是有一份能吃飯的工作。因為父母都曾在醫院工作,在填報志愿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也選擇了學醫。

但是真正開始四年的醫科大學生活之后,楊宇卻始終感覺不到真正的快樂。他總覺得心中有一種無名的火在燃燒,但卻說不上來是什么。

直到有一天,楊宇和同學無意間參觀了學校食堂后面幾家做CG動畫的公司,看著格子間里坐在電腦前做動畫的同齡人,楊宇突然找到了心中一直燃燒的那團火。那是小時候看到七龍珠、火影這些經典動漫忍不住臨摹的沖動,在課堂上的信筆涂鴉被老師和同學贊賞的喜悅……那是自己最初的夢想。

< 2002年,楊宇(餃子)在繪畫 >

原來自己的創作熱情一直沒有熄滅,只是一直被現實禁錮著。就像一只甘愿待在豬圈的豬突然發現,外面也能吃飽。

楊宇立刻著手調查CG行業的市場和前景,看了一圈平庸之作之后,他堅定了做CG的心。

此時剛上大二的楊宇甚至連電腦都用不熟,更別提 CG動畫了。“可是怎么說呢,其實你能做出什么樣的 CG 作品并不是只有當你學了 CG 后才看到的,這就是所謂的胸有成竹。那棵竹子早就存在于在你心中了,也許你之前是用鉛筆畫竹子,毛筆畫竹子,鋼筆畫竹子,只不過現在要換成鍵盤和鼠標了。”

在學校自學了兩年半maya軟件后,楊宇依靠一部原創動畫作品成功找到了工作:去成都一家廣告公司負責動畫創意。這份工作忙碌而充實,給他增加了很多實戰經驗。

在CG圈里,如果想混得好,要么憑關系,要么憑作品。楊宇仔細掂量了自己的人脈,發現自己只能走第二條路。但身在廣告公司,每天應付客戶的各種需求,很難做出一部符合自己心意的作品。

在經歷了多次思想斗爭后,楊宇決定從廣告公司辭職,專心去做一部真正屬于自己的動畫作品。

“正好我的創作欲望也憋了好多年了,媽的,豁出去了,就讓我一次爽個夠吧。”

工作一年多的積蓄很快就被楊宇爽完了。父親在他剛剛工作時就去世了,家里的收入來源只剩下母親每月1000元的退休工資,其中700元還要用來付按揭。母子兩人的日常生活,只能靠余下的300元錢來應付。

但母親依然義無反顧地選擇支持楊宇的夢想。一如《哪吒之魔童降世》中,那個為了兒子的片刻開心,不惜被哪吒踢飛無數次的李夫人。

在此后漫長的三年半時光里,楊宇將和孤獨為伍,蝸居在成都的家里,和母親一起吃超市打折的食品,為自己夢想中的那部作品打一場硬仗。

2005年,中國互聯網從撥號上網步入到家庭寬帶時代,接入互聯網的網民超過1億,成為僅次于美國的互聯網大國。天涯、貓撲、人人、豆瓣以及后續跟上的貼吧,開始占據并引領中國互聯網的社區文化。

這一年,王微的土豆網正式上線了。

第一個版本做好之后,王微用一個晚上體驗了所有的社區功能,最后得出結論:垃圾。于是所有設計全部推翻重做。

2005年4月15日凌晨,王微最后看了眼屏幕上那個黃色土豆面具和它臉上那朵眼淚滴成的花,拍了拍工程師的肩膀:發布吧。他媽的我已經付了800塊錢的新聞通稿費了,不能退款。

土豆網的出現,為廣大視頻愛好者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最初,土豆網每天只能獲得5個音頻片斷,到了2007年,已經有500萬注冊用戶,獨立ID的訪問人數達到3300萬,一日內上傳的節目有3萬多個。內容涉及脫口秀、原創或翻唱的歌曲和網友自拍的DV短片等多個領域。

互聯網的迅猛發展帶來了新的語境,草根、kuso文化開始在比特海中野蠻生長。

在人們為“超級女聲”李宇春瘋狂投票的時候,一個叫“后舍男生”的組合在互聯網上悄然崛起。這個由兩個在校學生組成的組合,通過在土豆網上傳自己假唱和搞怪創意的視頻,成為了那一年最熱門的網絡紅人。

< 后舍男生 >

2005年12月,陳凱歌的電影《無極》上映,土豆網網友胡戈花了80塊錢,買了電影票去影院觀看。

121分鐘之后,胡戈走出電影院,覺得自己虧了,這部電影根本不值80塊錢的票價。他花了4天時間寫劇本,5天制作,一個人自編自導并配音,制作出惡搞視頻《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發布在土豆網上。

在這部20分鐘的短片里,他以電影《無極》、《中國法治報道》以及上海馬戲城表演的視頻為素材,重新剪輯加工,盡惡搞之能事,賦予《無極》新的故事性。視頻發布后,立刻引爆網友對這部電影的吐槽欲,以病毒般的速度傳遍全網,引發了網絡“惡搞”的浪潮。

2006年7月12日,播客“貓少爺”在土豆網上傳了一部自己剪輯制作的短片《中國隊勇奪世界杯》。這個模仿《分家在十月》的惡搞視頻,單在土豆網上的點擊就超過450萬,打破了《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保持的記錄,成為那一年點擊率最高的網絡視頻。

中國網民對于網絡視頻的需求幾乎在一夜之間被點燃,土豆網在兩年的時間融了兩輪資,團隊從最初的五個大學生擴展到150人,辦公室也從上海萬體館附近的三室一廳搬進了南蘇州路土豆倉庫。

< 2007年土豆網生日趴 >

酷6網、激動網、優酷網等視頻網站紛紛出現,酷6網甚至創造了“13天融資”的創業神話。2006年,至少有150家視頻網站宣布上線。

各大視頻網站開始砸錢搶奪優秀的原創者,某視頻網站甚至拿出了價值20多萬人民幣的金磚,獎勵給優秀的原創人才。

王微說,我們似乎瞥到了互聯網視頻年代的開始。

2006年,盧正雨的第二部功夫短片《高手》在好幾個大學生影像比賽中得獎,平面媒體、電視媒體一窩蜂地沖去采訪,讓他成了學校里的紅人。

< 短片《高手》 >

在北京大學生電影節的頒獎典禮上,盧正雨說:感謝我的偶像周星馳先生,是他讓我如此熱愛電影。下個片,我將不會再“業余”。

這一年,和所有面臨畢業的大學生一樣,盧正雨對未來充滿迷茫,糾結著到底是應該堅持自己的夢想,還是隨波逐流,找一份能養活自己的工作。

年底,恰逢偶像周星馳在為新片發布做準備,作為星迷的盧正雨抽空去了一趟北京,參加了周星馳挑戰嘉年華。

那天他在臺上模仿周星馳,周星馳在臺下看的很開心。雖然星爺根本不知道臺上那個賣力模仿自己的小伙是誰,但盧正雨還是激動地寫了一篇博客,標題就叫《周星馳為我鼓掌》。

< 盧正雨獲得北京大學生電影節短片單元三等獎 >

來自偶像的力量如同火焰,燃燒著盧正雨熾熱的夢想。大四那年夏天,為了逃避找工作的痛苦,也為了圓自己一個電影夢,他決定再瘋狂一把——拍一部電影長片。

盧正雨找朋友借了一臺松下DV,找來一起合作過《高手》的大學同學熊琛,兩個人身兼制片、導演、攝像數職,開始拍攝DV電影《莫小白的水怪日記》。

< 《莫小白的水怪日記》劇照 >

這次的制作全新升級,加上群演,劇組的人數第一次超過二十人。在父母的幫助下,他提前為這部片找到了投資。因為盧正雨在網絡上的知名度,安徽電視臺還安排了兩個記者來跟蹤采訪。

開拍前,劇組頗為正規地在當地小學進行了小演員海選。為了體現片子的電影感,他們還用鐵架子和滑輪專門焊了一個簡易搖臂。

< 盧正雨在操作自制的搖臂 >

經歷20多天的前期拍攝和兩個多月的后期制作,《莫小白的水怪日記》正式殺青。這部電影在當年的“中國獨立電影大學巡演”活動中取得了不錯的口碑,并且拿了第十四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短片大賽的“最佳劇情片獎”。

這時,幫忙為電影做網絡發行的公司視覺時代向盧正雨拋來橄欖枝,邀請他到北京做導演。盧正雨正式開始了自己的北漂生涯。

2006-2007年,視覺時代做了最早的幾部手機網劇。但在手機網速還不太快的3G時代,這個玩法太過超前,幾部網絡劇并沒有獲得太好的收益,后來公司為了生存,不得已只好接拍一些宣傳片和商業廣告。

那段日子,他每天按時上班下班,麻木地拿著DV,和同事們一起拍攝著廉價的畫面,感到自己和最初的夢想漸行漸遠。

2007年,在為公司拍完最后一部廣告微電影《重返榮耀》之后,盧正雨正式辭職。

這是他在北京的至暗時刻,沒有收入,前途渺茫,除了滿腔的電影熱情和一個跟自己并肩作戰的女朋友之外,他一無所有。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星爺作品中那些不屈不撓的小人物。

當網絡視頻的風潮席卷大半個中國時,在路橋公司當監理工程師的叫獸易小星敏銳地看到了機會。

白天,他在工地上背著價值十幾萬的工具做測量,但在網絡上,他是貓撲網知名紅人“蠢爸爸小星”。

< 叫獸易小星 >

某天下班回家,他突然冒出靈感,決定做一個游戲解說視頻。他拿起手邊的A4紙,給自己畫了一個頭像,把網名改為“叫獸易小星”,用電腦自帶的攝像頭在出租屋拍起了日后名留網絡視頻史的《叫獸系列》。

2007年至2009年,叫獸易小星是中國互聯網上最炙手可熱的網絡視頻博主。他接連制作了二十多部惡搞視頻,平均每部視頻的播放量都在百萬以上。當時憑視頻上的廣告收入,一年能掙五六十萬。

2007年,已經在廣告界小有名氣的新銳導演肖央接到老客戶王太利寄來的一個改編的日本歌曲demo小樣,問他有沒有興趣拍一個MV。

倆人都是貓撲資深老用戶,深切感受到了網絡視頻的火爆,一直都想玩票一把,于是一拍即合,在飯桌上組成了“筷子兄弟”。

筷子兄弟的第一部視頻《祝福你最親愛的》在各大視頻網站上線之后,一周之內獲得上千萬點擊,先后拿下新浪播客大獎等獎項,成為2007年最具人氣的網絡視頻。

新浪播客大賽特等獎的獎金和獎品總價值10萬元,事后有記者采訪肖央和王太利:拿到10萬塊獎金是什么感受。兩人苦笑,這個片子前前后后花的錢,已經不止10萬了,還有很多朋友義務幫忙沒要錢。

< 筷子兄弟 >

通過這次玩票,筷子兄弟受到了品牌方的關注,很快就有人找來合作,表示愿意投資他們下一部作品。于是倆人趁熱打鐵,又拍了MV《你在哪里》,沒想到視頻發布之后石沉大海,基本沒獲得什么聲量。

“投資太大了,如果沒有合理的贏利模式,估計以后不會再做了。” 用MV賺錢的方案基本告吹,肖央和王太利消沉了一段時間之后,藏起了自己的網紅夢,重新回歸各自的生活。

2007年,盧正雨在女朋友果果的幫助下注冊了“fish工作室”,正式開始單干。

他執導的戰爭微電影《重返榮耀》在土豆網上線10天之后,就創下了800萬點擊量的記錄。

《重返榮耀》火了之后,盧正雨的廣告拍的風生水起。靠拍商業微電影,他的年收入超過百萬,成功在北京買車買房。

2008年,周星馳的新片《長江七號》進入宣傳期,周星馳后援會想為電影拍攝一個應援短片,找到了盧正雨。

作為星爺的鐵桿粉絲,盧正雨臨危受命,在活動開始一周前緊急找朋友借設備、找演員和場地,最終用三天完成了一個名叫《我們的故事》的短片。

后來周星馳帶著徐嬌上《魯豫有約》,節目組播放了這個短片。那期節目上,盧正雨用一顆激動的心和一雙顫抖的手,把自己事先準備好的作品集遞到了周星馳的手里。出于對星爺的尊重,作品集上他連聯系方式都沒留。

周星馳夸獎了他的片子,說:“他拍得很好,謝謝他。”

“事后有人跟我說,別把夸獎太當真,都是節目流程。我不管的,我非要相信是真的。”

< 盧正雨和周星馳在《西游降魔篇》片場 >

盧正雨沒有想到的是,那天周星馳真的記住了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導演。3年后周星馳籌拍《西游降魔篇》,在一堆演員資料里突然看見盧正雨的名字,瞬間回想起這個當年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年輕人,于是專程邀請盧正雨去片場幫忙做編劇助理。

到了2016年的《美人魚》,盧正雨更是參與了電影的主演和聯合編劇。

許多年以后,王微一定會再次回想起2008年的那個春夏。

2008年4月26日,在浙江德清一座廢舊的教堂里,土豆網主辦的第一屆莫干山電影節啟動了。

場景十分簡陋,但大家都很激動。一百多個來自天南地北的年輕人,因為一個互聯網播客平臺聚在一起,第一次因為原創影像享受到屬于自己的榮耀。

“每個人都是生活的導演,每個人都可以拍自己的電影。希望這里能孕育出很多中國未來的知名導演,當他們在取得更大成就的時候,他們會發現自己得到的第一個電影節大獎是在土豆電影節上。”

第二年,王微把“莫干山電影節”正式改名為“土豆映像節”。并將其固定為土豆年度活動,旨在挖掘中國原創視頻與高水平創作者。在此之后的很長時間里,土豆映像節成了新人影像創作者的盛會。

此時的優酷也逐漸成長起來。古永鏗正式提出“快速為王”的戰略,這個戰略幫助優酷在后來幾年成為土豆網的主要對手,并與土豆網共同成為中國流量最高的視頻網站。

優酷啟動了兩項計劃,一個是主打UGC模式的“牛人計劃”,發動拍客用戶進行草根造星運動,一個是學習美國視頻網站HULU的“熱播劇場”,這在后來被視為中國視頻網站版權大戰的開端。

2008年,導演盧正雨同時接到優酷和土豆網的合作邀約。

優酷的盧樊溪找到康師傅,說服他們投拍了盧正雨導演的網絡廣告劇《Office 嘻哈四重奏》。在這部迷你網劇中,盧正雨的喜劇天分得以充分展現,《嘻哈四重奏》播出后,再次創造了互聯網視頻史上的一個奇跡,成為首個播放量破億的網劇。

而土豆網則聯合惠普電腦出品了盧正雨執導的網絡電影《一只狗的大學時光》,著名的網絡小胖(錢志君)和出道沒幾年的薛之謙在這部電影里擔任主演。

< 網絡小胖 >

電影宣傳時,同為優酷簽約創作人的叫獸易小星在微博上為盧正雨的這部電影搖旗吶喊。盧正雨的成功,讓叫獸易小星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未來,一個導演夢開始在他的心里生根發芽。

如果非要為中國互聯網視頻的黃金時代劃定一個具體時間的話,那一定是2010年。

2010年,肖央和王太利接到了來自優酷等聯合發起的“11度青春系列微電影”邀約。他們放下手邊的工作,自籌了十幾萬資金,開始拍攝微電影《老男孩》。

后來的結果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個夏天,筷子兄弟的《老男孩》感動了整個互聯網。王太利的那句“夢想總是遙不可及,是不是應該放棄”,讓無數向現實妥協過的中年人淚流滿面。

<《老男孩》>

老男孩 (Live)筷子兄弟 - 精彩音樂匯

這一年的土豆映像節,征集到的原創參賽視頻高達5585個,超過了以往兩屆的總和。《打,打個大西瓜》《我叫MT》《網癮戰爭》《李獻計歷險記》等在2009年風靡全網的動畫作品紛紛獲獎,國產動畫迎來了高光時刻。

導演李陽歷時兩年半創作的動畫短片《李獻計歷險記》,拿下了那一年的最佳動畫短片大獎,至今被網友奉為國產原創動畫的神作。

這部短片隨后就被中影投資,啟動了真人版院線電影改編計劃。主演是成龍兒子房祖名,李陽負責動畫部分的導演工作,而真人部分的導演,則是日后拍出《流浪地球》的郭帆。

短片《打,打個大西瓜》獲得了柏林電影節“評委會特別獎”,成為2010年唯一一部來自中國的獲獎作品,導演就是楊宇(餃子)。這部短片的制作時間長達三年零八個月。

《打個大西瓜》在全世界拿了一圈獎項之后,楊宇在一次網絡分享會上寫下這樣的文字:

首先,我要感謝我的父母,因為他們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沒有他們的開明豁達,我不可能輕易轉行,沒有父母的無私支持,我不可能不放下夢想,為五斗米折腰,沒有母親生活上無微不至的照料,我不可能全身心地投入到短片制作中。

我還要感謝那些靠著做了三四年個人短片獲得成功的先行者們,你們在茫茫汪洋中開辟了新航道,你們是我精神世界的燈塔,在和你們披荊斬棘摸索探路的痛苦相較之下,我沿路而行的困難不值一提。

獲獎之后,楊宇獲得了不少合作機會。他成立了餃克力動畫工作室,希望能夠再做幾部拿得出手的動畫。

2010年,一家大型游戲公司找到餃克力工作室,希望能夠合作推出一部動畫電影。楊宇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把劇本寫完,得到了業內一致好評,結果在準備投入制作的節骨眼上,投資方人員變動,項目流產。

頭炮沒打響,大家基本賠上了一年的青春時光,但楊宇覺得積累了寶貴的實戰經驗和教訓,不算虧。那段時間,為了維持公司運作,餃克力動畫接了不少商業項目,楊宇大半的精力基本都消耗在了管理上 。在日復一日的外包項目中,餃克力工作室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2013年,餃克力工作室曾經嘗試推出第二部作品《老板的女人》,雖然短片發布后,點擊量在一周內就高達600萬,但這部短片的口碑卻一落千丈,被粉絲稱為是楊宇的最差作品。

此時的楊宇已沒有生存的危機感,讀大學時那股一直在心中燃燒的“無名火”再次奔騰起來。

2015年,彩條屋影業的易巧找到楊宇,問他愿不愿意花三五年時間,沉下心來做一部動畫電影。條件是,不再做那些亂七八糟的外包。

楊宇沒有立刻回復。幾個月后,易巧收到楊宇發來的一份PPT和簡短的回復:我想做——哪吒。

2010年,網絡視頻平臺經歷了一輪洗牌之后,基本只剩下土豆網和優酷網兩大巨頭。土豆網和優酷網各自砸下重金購買版權,互聯網視頻也從最開始水平良莠不齊的UGC(用戶生產內容),逐漸轉變為PGC(專業生產內容)的天下。

土豆網IPO前夕,王微前妻楊蕾一紙財產分割的狀書,讓土豆網的上市計劃擱淺了將近一年。最終,這樁著名的離婚案以賠償女方700萬美金告終。

叫獸易小星離開了工作七年的工地,和從土豆網離開的范鈞、柏忠春一起在北京成立了萬合天宜公司,招攬了劉循子墨、白客、小愛等一干人才,正式開啟了自己的創業生涯。

2012年,叫獸易小星的微電影處女作《看不見的女朋友》在土豆網播出,情人節當天在新浪微博熱門榜上排名第一。為馬應龍創作的微電影《大村姑》拿下當年中國國際新媒體短片節的金鵬獎。

優酷聯合盧正雨拍攝了三部微電影《婚紗照》《絕世高手》和《幽浮目擊者》,之后又和萬合天宜出品了現象級網絡劇《萬萬沒想到》。

2011年8月17日,土豆網終于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但王微已經滿心疲憊。此時的優酷網,已經領先了土豆網不止一個身位。

< 土豆網上市,互聯網大V發來祝福 >

“七夕夜晚,七年土豆,今晚正式退休。謝謝每個兄弟姐妹,也謝謝路上每個經過的人在故事里留下的一筆色彩……下一個有趣的夢里再見。”

2012年8月24日,王微在微博里寫下這樣一段話,宣告自己正式從土豆網退休。同年,優酷土豆宣布合并。

離開土豆網之后,王微開啟了他的第二場夢,創辦了一家叫追光動畫的公司,立志要做中國的皮克斯。王微說,光是追不上的,但有限的一生還是需要做一些了不起的作品。

此后幾年,土豆映像節越辦越大,而土豆網的身影卻逐漸模糊。2014年,楊偉東接手土豆網,宣布土豆網正式更名為土豆,從視頻網站轉型為新媒體宣發渠道,土豆網在嘗試過幾次轉型之后,如今已無人問津。

這個曾經引領了一代原創影像風向的視頻網站,就此沒落。

2013年,成立追光動畫不久之后,王微曾經受邀到新加坡國立大學演講。在演講的最后,他對臺下那群充滿年輕和無畏的年輕人送上了自己的祝福:我們是創造者,夢想者。祝大家,在我們還能做著夢、活在夢里的時候,盡我們所能,做有趣的夢,也活有趣的夢。

六年過去,追光動畫出品了王微深度參與創作的《小門神》《阿唐奇遇》和《貓與桃花源》三部動畫,接連三次票房失利。2019年唯一一部實現口碑和票房逆襲的《白蛇緣起》,還是王微退居二線做監制的作品。

在成為中國皮克斯的道路上,王微仍然踽踽獨行。

2019年,楊宇歷時五年打造的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創造了中國動畫電影的最高票房記錄。楊宇成了當年那批土豆映像節獲獎者中,唯一一個成功突圍的導演。

其他人仍然在堅持夢想的道路上默默前行。

2015年,叫獸易小星導演的院線電影《萬萬沒想到》上映,雖然票房賺了好幾個億,但口碑卻遭遇斷崖式崩塌。易小星一度被稱為是“圈錢導演”。

他減肥35斤,從一個胖子變成一個瘦子,決定從頭再來。

2017年,盧正雨導演的電影《絕世高手》上映,被網友批評笑點過時,模仿拙劣,是網絡大電影質感。

如今,盧正雨重新拍起網劇,依然在艱難摸索著自己的喜劇之路。

制作出國產動畫神作《李獻計歷險記》的導演李陽則杳無音訊,有人說曾看到他在拍婚慶,也有人說,他仍然在跟幾年前就已立項的電影《從21世紀安全撤離》死磕。

< 電影《李獻計歷險記》劇照 >

從2004年到2019年,十五年倏忽而過。十五年間,很多觀眾看著這群起于互聯網的草根創作者,一步一步從小熒屏走向大銀幕。看著他們輝煌,成功,然后失敗。和我們的人生一樣充滿起起伏伏伏伏伏。

但可貴的是,這群人在跌跌撞撞的生活中,都找到了余生最想走的那條路。而王微當年那句不經意間寫下的土豆網slogen“每個人都是生活的導演”,似乎成了他們每一個人的寫照。

什么才是你余生最想走的那條路?這個問題王微曾經問過自己。

2010年9月,王微出差悉尼,在一場晚宴上碰見了世界首富Carlos Slim。他端著酒,站在這位墨西哥大亨身邊,突然發現這位世界首富竟與他最喜歡的作家奈保爾有幾分相像。

“如果奈保爾和Carlos Slim站在一起,如果你有個選擇,你想成為誰?”王微在心里默默問自己,又默默給出了答案。

“我知道,每一次,我都會選擇努力成為奈保爾。”

參考資料:

[1] keso,《關于土豆網和Gary的記憶殘片》

[2] 遲玉德,《讓別人去玩資本吧,他要去搞文藝了 》,華商名人堂

[3] 周欣、李志剛,《萬萬沒想到的秘密》,新經濟100人

[4] 酈曉,《解讀王微 導演“土豆”的那個人》,騰訊科技

[5] 《盧正雨:喜歡功夫的魚》,新浪DV人物秀

[6] 柴山山、黃玉嬌、張文強,《網絡時代下大學生DV創作系統研究》,電影評介

[7] 那些種土豆的年輕人

[8] 《夢想比面包美好 CG“裸奔者”餃克力棄醫從“文”動畫路》,火星時代

[9] 馬李靈珊,《視頻自制,讓易小星們有這么多“萬萬沒想到》,順流逆流

[10] 王文華,《我國DV現象研究及對高校DV創作傾向探究》

[11] 董璐,《王微 一個詩人的商業之旅》,智族GQ

[12] 土豆網創始人王微:淡定文學青年的網絡歷險記

[13] 《那個捧紅“叫獸易小星”的土豆映像節停辦了》,PingWest品玩

[14] 王微,那些年,“土豆”的那些事

[15] 王微,《土豆三歲》

請注意:本文為編輯制作專題提供的資訊,頁面顯示的時間僅為生成靜態頁面時間而非具體內容事件發生的時間,由此給您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

www.agwlun.tw true http://getqq.haoxyx.com/g/3407/34077759.html report 17259 曾經有一個年代,所有的視頻門戶網站上都有一個“微電影”頻道。就連全國各地的婚慶公司,都開始推出私人訂制微電影業務。出身草根的年輕導演們,也喜歡把拍微電影作為入行的第一道門檻。短短幾年過去,似乎再沒人說起微電影。年輕人在餐桌上拿起手機觀看的,都是15秒到一分鐘的短視頻。短視頻輕松、娛樂,且下飯。生活已經如此的艱難,人們再也沒有更多的時間用來深刻。某短視頻平臺在全網發起原創影像大賽,試圖重新喚起網友們的原創力量,但頒獎典禮上,獲獎的幾乎全是狗血段子劇。在搬運段子的時代,中國原創影像,似乎也迎來了至暗時刻。而那
最近關注
首頁推薦
熱門圖片
最新添加資訊
24小時熱門資訊
精彩資訊
精彩推薦
熱點推薦
真視界
精彩圖片
社區精粹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手機版 | 商務合作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7 haoxy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好心游戲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004436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1102號
500w篮球比分